“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多管齐下、综合施策;需要交通、发电、工业等多个领域同时进行绿色低碳转型发展。在这一过程中,燃料电池将贡献重要的力量。”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在6月8日开幕的第六届国际氢能与燃料电池汽车大会(FCVC)上说。

 

电池,燃料电池,燃料电池汽车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

 

  基于我国要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大背景,作为重要的清洁能源技术路径——氢能正得到空前关注;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汽车产业早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则对整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此,付于武先容,“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汽车产业的长期战略,而燃料电池汽车正是氢能发展愿景的关键突破口。”

 

  燃料电池汽车是建设汽车强国重要“抓手”

  他继而还着重强调,“燃料电池汽车产业是新兴产业,各国都在抢占竞争制高点。其也是促进我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建设汽车强国的重要‘抓手’之一。中国已出台一系列政策,从战略规划、科技研发、行业管理及财税优惠等方面进行支撑。”

 

电池,燃料电池,燃料电池汽车

活动现场 郭跃摄

 

  付于武具体先容,“燃料电池汽车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三横三纵’发展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过去5年,我国企业在燃料电池系统、关键零部件和原材料等领域的相关产品技术指标提升明显,多个关键零部件具备实现自主可控的产业化能力,并率先在全球实现了千量级燃料电池商用车的示范应用。目前,我国已基本掌握了原材料、燃料电池电堆、系统、整车等关键技术,具备了进行大规模产业化应用的基础。”

 

  而综合国内产业发展现状看,现阶段、在整车领域,我国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发展的突破口应该选择商用车领域,付于武分析,“我国燃料电池商用车整车开发始于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经过10多年时间的发展,已具备较好的技术基础和产业基础。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我国燃料电池商用车在续航里程、整车成本方面有明显优势,开发了具有自主常识产权的燃料电池汽车动力技术平台。燃料电池产业界也基本建立了商用车所需的的燃料电池堆、膜电极、双极板等部分关键零部件的国产化,具备了千量级的燃料电池汽车动力系统和整车生产能力。”

 

  以大规模示范应用工作推动燃料电池发展

  但面对广阔的前景和市场高涨的投资热情,付于武也不忘提醒,“我国燃料电池汽车产业仍面临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缺失、企业创新能力不强、加氢设施建设难等突出问题,如碳纸、空压机、氢气循环泵、储氢系统瓶口阀等关键材料和部件,总体上都还依赖进口。”

 

  而2020年9月五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的通知》正是“对症下药”。《通知》支撑燃料电池汽车关键核心技术突破和产业化应用,致力推动形成布局合理、各有侧重、协同推进的燃料电池汽车发展格局,意在用4年左右时间,逐步实现关键核心技术突破,构建完整的燃料电池汽车产业链,为燃料电池汽车规模化产业化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还提出,对符合条件的城市群开展燃料电池汽车关键核心技术产业化攻关和示范应用给予奖励,这也得到了地方的积极响应。对此,付于武分析,“大规模的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工作,将极大地推动产业发展。首先,通过示范应用将有助于推动燃料电池堆、膜电极、质子交换膜、碳纸、催化剂、双极板、氢气循环系统、空气压缩机等关键核心技术的产业化;其次,可以验证燃料电池汽车在不同应用场景下的经济性和适应性;再次,可以探索出适合燃料电池汽车的商业运营模式;Z后,还可以探索建立经济、安全稳定的氢源保障,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打造助推燃料电池产业升级、融合、创新的新型基础设施体系,构建起完备的氢能供给体系与合理的车用氢气价格体系。”

 

  付于武同时指出,“充分发挥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推动产业发展的作用,要避免走弯路。一是要加强不同城市群之间的沟通与交流,充分发挥城市和企业各自的优势,避免出现重复建设与浪费;二是要加强威尼斯娱乐官方分析与评估,并引入第三方机构进行年度评估,推动完善技术指标和测试评价标准,不断提高产业链技术水平和产品安全可靠性。”

 


来源:盖世汽车